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资讯 查看内容

创业者,你是否在淋浴的时候也在思考工作?

阳洋羊 2019-6-28 13:43

硅谷创投教父保罗·格雷厄姆除了风险投资人、计算机科学家、作家的身份之外,还有多年从事艺术的背景。少年时期,他喜欢写小说;在康奈尔大学,主修哲学;研究生阶段,在哈佛大学学习计算机,后来又在哈佛旁听艺术课程;拿到博士学位后,他报名去罗德岛设计学院学习绘画,后来又去欧洲,在佛罗伦萨美术学院学习绘画,梦想成为画家。学习艺术的背景使他对创业和投资有更独特、更深入的认识。

当他意识到艺术家的收入低而且极不稳定时,2009年,保罗·格雷厄姆和他的三位小伙伴共同创办了Y Combinator(YC)——Y Combinator是一个编程术语,意思是创造其他函数的函数。从创立之初,格雷厄姆就将YC定位为既是孵化器,也是教练,还是为创业者联系投资人的牵线人。

如今,YC已发展为世界上最著名、最成功的创业孵化器。它提供种子基金、咨询,以及一年两次与创业者群体交流的机会。

《硅谷创业课》一书中深入讲述了保罗·格雷厄姆的核心创投理念和心得,创业者、投资人都可以从中得到许多启发,值得细细研读、思考和吸纳。

01、YC的申请获批比例不及斯坦福大学录取率的1/2

YC就是一个小型农场俱乐部,我们为风险投资人输送优秀创业者。

YC在创业生态系统中找到了独特的位置,这使得YC不断发展壮大。YC合伙人与其他投资人一道,为从YC毕业的创业团队提供成长资金。这种共生关系取得了巨大的市场成功。《纽约客》这样描述格雷厄姆及其联合创始人所做的事情:“今年,有13 000家起步软件公司向YC提出了加入申请,有240家的申请获准通过,申请获批比例比斯坦福大学的录取率还要低,不到斯坦福大学录取率的1/2。”1300个创业团队从YC毕业后,如今YC可以骄傲地说,它的力量以及独特性可与一个岛国相媲美了。

02、科技使非线性增长成为越来越普遍的现象

关于投资初创公司这个行业,需要了解的最重要的两点之一是,所有回报实际上都集中来自少数几个大赢家。之前,我对此只有知识层面的理解,直到亲身经历之后,我才真正领悟到这一点。我们投资的所有公司的总价值大约是100亿美元(此数字会有小幅摆动),其中Dropbox和爱彼迎两家公司就占了3/4。

投资人在做出投资时,都希望自己投资的初创公司能成长为巨型公司。可能性也许很小,但一定不是零。对于那些到一定程度就到了其天花板的公司,投资人不感兴趣。

这里最有趣的地方是,许多风险投资人都觉得自己知道风险投资的幂律分布,但当真的经历了,亲身感受到这一点时,仍感到十分吃惊。就大部分人类历史来说,人们的生活经验绝大部分是线性的。人们对原因和结果之间呈现简单的比例关系的情况习以为常。根据过往经验,人们会认为:做了X,Y就会发生。人们对这种线性思维感觉舒服,因为是熟悉的。著名发明家雷·库兹韦尔(Ray Kurzweil)相信:“我们对未来的直觉是线性的,因为在大部分人类历史中,世界就是这样运行的。比如,被食肉动物捕食时,被捕食动物的奔跑速度并没有指数级地加快。”除人体内感染的病毒或细菌的繁殖速度外,日常生活中很少有什么呈现非线性特征。

现代科学的兴起,加上商业领域发展出的现代分销渠道及其他流程,所有这些使得越来越多的非线性变化出现。经济学家保罗·罗默(Paul Romer)解释了一种普遍现象:“在预料事物会如何增加方面,人类非常擅长。但对于包含反复的倍增效应的复合增长,人类没能理解为何增长会如此之快。这导致我们常常忽略以平均增长速率发生的微小变化的重要性。”如果某事物呈现出明显的非线性特征,就会出现看起来近乎神奇的现象。特别是,当非线性变化的结果是负面的时,像损失规避这样的倾向就会出现,人们往往会做出强烈的情感反应。在这种情况下,哪怕在平时比较理性的人也会思维不再清晰。

大多数创业者并不寻求风险资本,他们创业的资金来源包括自己的积蓄、公司内部产生的资金流、银行贷款、寻求财务回报的投资者的股权资本(和风险投资不同,这样的投资者的财务回报不呈现偏态分布)。在美国,每年仅新开餐馆的总数就是寻求风险投资的初创公司数量的10倍。虽然非风险资本支持的新创业公司失败率总体较低,但它们中很少有公司会获得由风险投资人捕获的凸性带来的巨大经济回报。

03、有独特兴趣的人能发现别人发现不了的价值

如果要创业,你可能得有相当新颖的想法,能做出可以打入大规模市场的产品。新颖的想法如此有价值,以至于所有显而易见的新想法都已经被尝试过了。一般来说,创业成功的原因是创始人有足够与众不同的想法——很少有人想到的点子在他们看来显而易见。

采用传统方式,人们不可能发现竞争对手未发现和开发并且能带来大满贯财务回报的商业机会。通过求新求异,初创公司有时可以发现隐藏的凸性(凸性是指有突破性的创新,能带来差异化优势和巨大回报的机会)。换句话说,凸性常常隐藏在充满不确定性和无知的地方。在稳定、确定的行业中经营的初创公司,如果把注押在这样的公司上,将很难发现错误定价的凸性。有独特兴趣的人常会发现别人发现不了的价值。

04、最好的想法往往初看起来都很糟糕

最好的想法常常初看起来都很糟糕。最初,谷歌的创业想法也被人们认为是一个糟糕的商业想法。当时市场上已有其他几个搜索引擎了,有些还是由上市公司运营的,谁还需要另一个搜索引擎呢?Facebook这个点子怎么样?当我第一次听说Facebook时,它的目标用户是没什么钱的大学生。大学生会用它做什么?浪费时间看彼此的概况?那时的Facebook看起来像最愚蠢的公司。现在,我感到庆幸,因为当时他们没来找我,没有给我拒绝投资Facebook的机会。

只要知道如何找到凸性,凸性其实无处不在。有时候,它就在你眼前,关键是换一种方式看世界。你不会一直都是对的,成为一名成功的投资人或创业者也并不需要你永远都对。因为只有极少数的投资会获得大满贯财务结果,所以对投资人来说,只进行一次反向投资不足以获得成功,因此投资人有自己的投资组合。但是,创业者却没有同样的多样化机会,他们一生会有少数几次押注,但次数很有限。创业需要更多的勇气。

05、爱彼迎的创始团队如此坚定且富有想象力

当时,我们认为爱彼迎这个想法不怎么样。之所以投资爱彼迎,是因为我们喜欢它的创始人,他们如此坚定并且富有想象力。将关注点放在创始人身上,使我们避免了一个愚蠢的错误。

好的风险投资人总是关注创业团队是否优秀,因为优秀的创业团队会给投资人带来更多的可能性。优秀的创业团队不仅会更好地适应变化,而且他们知道何时改变。优秀的人才会吸引其他优秀的人才,并且还会吸引到资金、合作伙伴、渠道、用户,这是互相强化的。成功适应变化的能力是优秀创业者的成功之道,它会增加投资的凸性。换句话说,优秀的创业团队会给公司带来更多有价值的可能性,在需要根据环境做出变化时,这一点十分重要。在这些方面达成适当的平衡很关键,因为保持创始人的动力和坚持非常重要。有时,创始人过于坚持,会把公司推到悬崖边上,而其他时候坚持却是公司成功的关键。

06、最伟大的创始人是专家,也是艺术家

要让我对一种产品或服务感到惊艳,它必须满足我不知道自己已有的某种预期。通过焦点小组访谈无法做到这一点,只有伟大的设计师才行。

最伟大的创始人是专家,也是艺术家。他们是有魔力的人,创造出人们在没亲眼目睹之前根本想象不出的产品。史蒂夫·布兰克这样解释说:“因为自己遇到或看到他人遇到某个问题,创业者充满激情地致力于解决该问题。他们热爱用户,热爱解决该问题,或曾经是该领域的专家。他们是真正的创业者。”布兰克相信:“创业者的内心深处其实是艺术家,伟大的艺术家创作出来的东西总是人们完全没想到的。世界级的创业者理解什么是在激情驱动下做事情。”

07、由于网络效应带来的复杂性,创业公司充满变数

我从不说:“这些家伙会做得很好。”我只说:“到目前为止,这些家伙干得很出色。”因为到一定阶段,在不经意的地方会突发状况,不仅是创始人争端,还会有各种类型的突发状况。初创公司充满不确定性。

初创公司及其面向的市场都是复杂系统,可能会出现正向或负向的非线性变化。在初创公司的生命周期中,“直到生命终结才算完”。有些成功的初创公司可能会走向失败,而一些失败的也可能会转败为胜。数字网络和软件已从根本上改变了这个世界。通过网络化数字系统连接起来的商业和用户带来了放大的网络效应,这意味着,业务的速度以及竞争和创新的水平都高于以往任何时候。增强公司适应环境变化的能力从未如此重要。实际上,商业世界的每一个细分市场都不断被挑战者开拓,创业者不断进行新尝试,所以,与以往相比,现在人们更难做到持续盈利,尤其当利润来自传统的信息不对称时(卖方比顾客掌握了更多的信息)。除非公司拥有基于类似网络效应的护城河,否则公司就无法躲避竞争对手的不断攻击。

即使公司足够幸运,拥有基于网络效应的护城河,它的生命仍可能会很凶险、残酷、短暂。换句话说,因为网络效应很脆弱,而且是双刃剑,所以护城河遭摧毁的速度可能和初创建的速度一样快,或者更快。

08、优秀的团队,用户需要的产品,不断获取反馈

创建一家成功的初创公司需要做到三点:与优秀的人一起创业,打造用户需要的产品,尽可能减少开支。

我们已讨论过优秀创业团队的重要性,也讨论过公司需要打造比竞争对手的产品更受用户欢迎的产品。这里的一个新要点是:尽可能少花钱来获得用户,这至关重要。比尔·盖茨曾说过:“算上销售开支,算上成本费用,将这部分控制在最低限度。”花好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时间,主要依靠焦点小组访谈进行调研,精心打磨,然后推出拳头产品或服务,再加上如果这家公司没有充足的资源,这家公司的结果会是努力在错误中生存下去,因为在此过程中反馈来得太晚了。史蒂夫·布兰克这样解释:

为什么如此多的创始人不情愿花哪怕500或1000小时的时间提前做调研,以确保之后他们构建的产品会有大量的市场需求、受到热情追捧?没有热情的用户,即使是最饱含激情的创业者,充其量也只是在瞎折腾。

09、有胆量拒绝高价收购请求的创始人是珍宝

一些初创公司在拒绝收购请求后会发展得更好,其原因未必是收购方的报价低估了初创公司的价值。更可能的原因是,有胆量拒绝高价收购请求的创始人,往往会取得非凡的成功。这种精神正是投资人希望在初创公司中看到的。

那些将创业更多地视作一种使命而非赚钱方式的创始人会全身心投入,这样的创始人更可能做出大满贯的财务业绩。使命型创始人中有一些会因为过于雄心勃勃而失败,但总体来说,这对整个社会有积极意义,因为他们创造的成就令人赞叹。唯利型创业者取得成功的概率更小,即便成功了,他们的成果对社会的意义也没那么大。

10、市场先生在贪婪和恐惧之间摆动

市场经济令人兴奋的地方是,愚蠢代表着机会。

要赚取高于市场水平的财务回报,就必须找到被错误定价的资产。格雷厄姆的意思是说,当人们“愚蠢”时,资产常常会被错误定价。当市场参与者过于乐观或过于悲观时,这种情况便会出现。在两种状态(贪婪和恐惧)之间的摆动就是“市场先生”现象。他人恐惧时保持贪婪,他人贪婪时保持恐惧,你就会获利,因为,如果投资人足够有原则,不以情绪化的方式行事,就可以在便宜时买进,以获得溢价的方式卖出。巴菲特相信:

真正的投资者欢迎市场波动,本·格雷厄姆(Ben Graham)在《聪明的投资者》(The Intelligent Investor)一书第八章解释了原因。在那本关于投资的经典著作中,格雷厄姆首次提出了“市场先生”这一概念:这位先生很尽职,每天都会出现,只要你愿意,他要么从你那儿买进,要么卖出给你。这位先生越狂躁,投资者面临的机会就越大。情况确实如此,因为市场大幅波动意味着实体企业的资产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被不理性地定低价。

11、做真正有用的产品

让少数人感到真正开心,要好于让多数人稍稍开心。

对于初创公司来说,聚焦和找到核心产品价值同样重要。在创造具备产品市场匹配的最小可行产品时,最好从解决用户真正关心的问题开始,而不要着眼于那些用户不太在意的模糊、宽泛的问题。使用户真正满意的解决方案,相比用户态度为“还好”的解决方案,更容易拓展业务。

12、你是否在淋浴的时候还在思考公司的事?

如果淋浴时没在思考这件事情,你就不太可能真正地把这件事做好。

你对工作充满热情,每时每刻都在想这件事(淋浴时也是如此),才会把事情真正做好。如果在淋浴时都在思考公司的事,说明你对自己所做的事非常专注。史蒂夫·布兰克表示赞同:

公司创始人与作曲家有些像:他们看到他人看不见的东西。为了从零开始,把梦想的东西做出来,他们找来世界一流的表演者进行合作。创建很少人能看到的愿景,并招聘团队来实现它的“现实扭曲力场”,是公司创始人的核心任务。这是一种与科学、工程、管理截然不同的才能。初创公司员工是听到创始人愿景召唤的富有才华的表演者。加入仍在寻找商业模式的初创公司时,他们也看到了公司未来发展的前景,与创始人一道,把愿景变为现实。

硅谷创业课
¥45.7
购买

《硅谷创业课》一书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书中包含了35位硅谷顶级投资人的创投理念和心得。这些不仅是投资理念,更是人生智慧,值得反复阅读和体会。从前人的智慧中,我们能够看到自己,洞悉事物本质,避免弯路。

创业者,你是否在淋浴的时候也在思考工作?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分享到